西方的人权侵犯者们 要写好认罪道歉的“后半篇文章”【转载】_国际观察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7日

       近日, 约120名法国大主教、主教等神职人员在法国主教团的领导下公开下跪忏悔, 承认过去70年来教会的纵容导致多达21.6万未成年人遭到神职人员性侵。 面对无可辩驳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实锤”, 法国不得不用“道歉”来搪塞受害者和国际社会。 熟悉的告白道歉剧近年来在西方世界屡屡上演。 5 月,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访问卢旺达期间首次承认, 法国对 1994 年卢旺达种族灭绝事件负有“道德责任”, 并就其历史性干涉向卢旺达道歉。 同月, 德国外交部也发表声明, 承认对纳米比亚前殖民地赫雷罗和纳马人犯有“种族灭绝罪”。 5月30日, 加拿大所有联邦大楼下半旗, 为土著儿童的遗体道歉和哀悼。 6月1日,

美国总统拜登出席“塔尔萨大屠杀”100周年纪念活动, 称需要直面种族不公的黑暗历史……这些一直标榜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 并呼吁 自己“”“人权法官”, 西方唯灵论者, 一方面在人权理事会等国际场合对发展中国家的人权状况说三道四, 另一方面却无视自己的严重性和现实性 历史和现实中侵犯人权的行为。
        试图以道歉的方式道歉是轻描淡写, 这种“混淆视听”无法欺骗全世界正义的人们。
        国际社会已经清楚地看到, 正如“西式民主”只有在投票时才会被唤醒一样, “西式道歉”也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在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长达 2500 页的报告引发国际强烈震动和愤慨之后, 法国天主教会就性虐待未成年人的供词被迫表示道歉。 法国向卢旺达道歉距离种族灭绝事件发生仅27年, 它勉强承认自己对种族灭绝的“道德责任”, 同时强调自己不是“凶手的帮凶”。 加拿大政府宣布设立“全国真相与和解日”,

以纪念在寄宿学校遇害的原住民。 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本人在阵亡将士纪念日当天在温哥华的岛屿海滩上悠闲地度假。 , 不得不访问原住民社区, 承认选择那天度假“是一个错误”。 西方领导人的​​道歉不仅总是迟到, 而且诚意也令人质疑, 这让人觉得西方人的老问题根本没有改变。 它被迫这样做。” 国际社会看得很清楚, 西方国家写的“道歉”只写了几句“对不起”,

却已经等不及惩罚肇事者、做出赔偿的“下一次分解”了。 在最终承认纳米比亚“种族灭绝罪”后, 德国仍坚守“不要求赔偿”的底线, 将“赔偿”改为“发展援助”30年分期付款。 金钱方法更多的是对赫雷罗和纳马的“侮辱”。 无独有偶, 法国天主教会性侵受害者也表示, 天主教会的道歉和忏悔活动是在“炫耀”, 他们更关心的是教会的具体赔偿方案和相关制度改革。 一个有受害者的社会支持团体尖锐地指出, “如果肇事者不受到惩罚,

空洞的道歉无异于对受害者的第二次伤害。
       ” 与实际行动相比, 美国的道歉更加讽刺和残酷。 美军仓促撤出喀布尔时, 前脚还声称将继续致力于保护阿富汗人权, 后脚为了服务国内政治需要, 派无人机“盲杀”10 包括 7 名儿童在内的平民遭到空袭。 这是国际法上公然的罪行。 国际社会已经清楚地看到, 西方国家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真正反思过侵犯人权的罪行, 因为他们还在重复他们在现实中犯下的错误。 了解美国历史的人都知道, 从18世纪末到20世纪初, 美国在西进运动中大肆驱逐和杀害印第安土著。 %。 尽管此后美国政府向原住民道歉, 但直到今天, 美国政府为印第安人指定的保留区仍位于贫瘠的中西部地区。 经济发展停滞、社会问题严重已不是新闻。 印度人在经济、教育、医疗等指标上都远远落后于白人。 由于地处偏远, 医疗资源匮乏, 美洲原住民也很难及时得到适当的治疗。 数据显示, 美洲原住民比其他群体受到 COVID-19 大流行的打击更大。 截至目前, 印度人的新冠肺炎感染率是白人的1.7倍, 死亡率是白人的2.4倍。 这两个数字也高于美国的非裔和拉美裔。 从“西进”到“隐形群体”再到“消失的种族”, 印第安人在美国的“种族灭绝”不仅是过去的历史, 更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我们希望在人权问题上, 西方的人权侵犯者能够真正思考如何写出道歉的“后半篇”。 只有这样, 我们才能以实际行动赢得受害者和国际社会的信任。 否则, 他们的道歉将是对黑格尔名言的一个悲伤的注脚——“人类可以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一课是人类永远不会从历史中学到任何东西”。 (作者郭楚山是国际问题观察员)

Copyright © 2002-2012 天成传媒有限公司 tianchengchuanme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fpfestivalforum.com) ICP备案号:闽J1-20127969-2